常换墙头的没事瞎写的小号。

十年

刚出道那会儿三个人坐在一块吃饭,郑轩说去盛碗汤喝,撂下餐盘去排队。黄少天往嘴里扒拉一口鱼蛋,前伸着脖子念了一句“哎,文州”。

喻文州耳力不错,抬头来偏着头,以为他有什么事。黄少天一对上他眼睛就咂了一声嘴。“不对不对,队长。”

他噗嗤一声笑出来,吐出嘴里一根光溜的鸡骨头。

“我觉得你这人挺好的。”黄少天用筷子去戳土豆块,戳得上面全是孔,像块烂了的煤球。怕是招人误会似的又补充一句,“真的挺好的。”

“嗯,我信了。”喻文州颇为调侃地回答道,斜了一根筷子指着对面餐盘,“黄队员好好吃饭,别浪费食物。”

国家队拿了冠军以后一群人电脑也不要了钥匙也不管了,扛着奖杯出了门直奔ktv,随手一点就是《王妃》。那一晚微草队长笑得极为惨烈,他没有妃。

黄少天酒力不太行,倒了杯雪碧充白酒,要不是上面还冒着泡别人还真就信了。喻文州坐在他边上,浮夸的灯光下一张京剧花脸,还有点像非洲酋长。

“我想问你件事。”喻文州靠近了些,听见黄少天嗯了一声,“谈不谈?”

黄少天身子前倾,转头和喻文州对视,“真的假的啊?”他这么问,手里雪碧晃荡晃荡,和头顶的灯一样。

“真的。”喻文州抢过他手里的雪碧一饮而尽,朝他眨了眨眼。

后来是退役没多久的事,喻文州在联盟那边的工作还没正式开始,在家里赋闲。黄少天除了搞搞直播看看股票收收钱整天无所事事,靠在窗边啃甘蔗,小桌上一摞黄色甘蔗渣子。时间久了脸上肌肉有点酸。

“哎队长……”他突然说。

喻文州很自然地就应了,眼睛还盯着电脑,左手在桌上摸咖啡杯,勾着柄挑起来喝。

黄少天甘蔗吃着吃着发现不对。“你还真应啊。”

“哦哦哦,我忘了。”喻文州啄了一口咖啡。

“你说我们要不去结个婚?”黄少天一边说一边嚼口齿不清,两只手都黏糊糊的。

“可以啊。”喻文州靠在椅背上看他,“明天?”

“明天吧。”

甘蔗堆得多了,最上面一团摇晃着掉在地上。黄少天哀号一声,粘哒哒的,待会儿又要拖地板了。

END.

这真是小号建立以来惟一一篇能当做文章发出去的hhhhhh

评论(6)

热度(2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