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换墙头的没事瞎写的小号。

夜奔

昨夜有人提起ABO,我以前脑补过一个ABO故事。

大概是孤儿omega黄少天,被魏琛收养。但是后来魏琛意外车祸去世,有人找上门来抓走黄少天,说是魏琛以前欠了他们钱要拿黄少天抵债。

不谙世事的黄少天脱离了魏琛的保护才知道世上人心险恶,受尽折磨(这段情节具体我不多说,总之都是那些脏兮兮的事)还被人标记凌虐,其间遇上了喻文州。

喻文州曾经是一个Alpha。以前家里被人追杀,逃难时不得不切除腺体。他闻不到黄少天的气味,也没有易感期。黄少天很喜欢他,喻文州也喜欢他,但是黄少天已经被别人标记。

后来黄少天还是决定和喻文州一起逃出这个城市。但是身为omega有很多不便,黄少天决定去地下医院去除腺体,喻文州就陪他一起去。

故事里喻文州爱黄少天的不再纯粹的那份纯粹,黄少天爱喻文州的不愿孤独的那份孤独。

没有“性别”的两个人终能够在一起。其实我更想表达的是抛弃了本能与情感的人才能逃脱禁锢获得自由,得以活下去。但当人因残酷唯剩麻木的时候,自由对他们来说也失去意义。他们为了幸福使自己一无所有,等到一无所有幸福有从何谈起。

类似的表达我在长安城和黎明也用过。总的来说无非是一个哲学问题,人存在的意义。

标题取自王小波《红拂夜奔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文要是写出来我估计没法在这圈子里混了,被骂几万次都是该,总之你们知道就行。

事实上我更想让这个故事脱离同人成为一篇独立小说……但很多时候低俗与高雅只有一步之隔,这一步该跨多少距离,着实困难。

评论(53)

热度(9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