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换墙头的没事瞎写的小号。

应该是续上次那个段子

“……大概就是这样了,对方埋伏周密,上次我们险些栽在那里了。”

“你是说以上条的势力没法应付这次暗杀,”他抛回给上条的话里有着奇妙的重音,“想让group四个人给你打游击?”

“呃……大概是这样的。”上条这么回答道,却意外觉得一方通行的回答有些好笑,可是第一位丝毫没有解释他刚才的有趣的回答的意思,神情复杂地抬头瞥了他一眼,继续进行对午餐的扫荡。

他什么也没说呢。上条咽了口唾沫。冷战或者发火这一类反而更让人接受,这种毫无反应的状态让人不知所措,虽说刚才的回答实在非常可爱。

实际上一方通行内心比他想象的复杂多了。

他既没资格心怀怨气,毕竟两方相互干扰是事实,算起来group的报复比他们还多一次;他也没资格嘲笑他们连次暗杀都搞不定,否则和对方互相截胡不相上下的group也连带着拉到同一层次了。

自己这里也接到了同样的任务,有上条先前的经验和人手的帮助办起事来会容易许多,这工作不接白不接。

他那里女人可真多嘛,管起来倒是游刃有余,要和第三位那边合作也不是问题。

一方通行用刀将最后的小块牛排切成两半送进嘴里,嘲笑自己前后几个想法的联系简直毫无逻辑,尤其最后一个根本就是莫名其妙。

“签合同吧。”学园都市的第一位将自己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丢出去,终于放下刀叉。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