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换墙头的没事瞎写的小号。

回想我高三的时候每天晚上都在公交车上边背单词边哭,快到家还有五站的时候就必须停下不然眼睛太红,回去没法解释。洗完了澡躺在床上继续哭,一点声音也不敢出。(其实我跟我爸妈关系挺好的,但我这个人实在是死要面子,不是很想说这些事)

这个时候还是最轻松的时候了,高三上的时候每天都在焦虑,睡得少了要焦虑,没背出来单词也焦虑,考得不好更要焦虑了,反正天天都在焦虑,有事做得不好就会焦虑很久。

那会儿一开始和同学在外面租房子住,一方面不适合24h零距离群居(这一点真让我觉得难受,我会不知道自己是谁的),一方面总是焦虑(换了地方住整个人都在紧张,有点儿小事就会紧张,但还是那句话我这个人死要面子)一方面也不知道哪里可以倾诉(凌晨四五点还是睡不着觉,爬起来想跟同学发消息还担心这个担心那个),最后和舍友也不是很愉快(虽然后来好了)。

还有些杂七杂八的心理问题,想起来还挺有趣的。

那时候没得什么病,也许是因为我这个人,即使天天焦虑天天哭,也一直清楚这种东西根源就是成绩不好吧。

那时候能清楚这种根源的我,即使笨拙到胡乱处理,也真是好厉害啊。

评论(5)

热度(3)